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電台羅曼史:男二不斷刺激尹鬥俊,尹鬥俊終於要正面“奪妻”?

發布時間: 2018-03-25         閱讀:  46  次  


劇情簡介

《廣播羅曼史》將講述沒有劇本就什麽都做不了的大明星和除了寫作其他事都很擅長的電臺助理聯手打造壹個絕對不按劇本來的廣播節目而發生的浪漫故事。尹鬥俊將飾演連日常生活都要按編排好的劇本來的國民明星,金所炫飾演多才多藝,善良溫柔,積極樂觀的電臺節目助理作家。

第1集
傍晚,每壹個剛剛結束工作,疲憊地走在熙熙攘攘的人,都會打開手機,實時地收聽壹家名為幸福的六點鐘電臺,電臺廣播的人正用著十分感性的聲線為大家講述著有關初戀的主題。然而所有人並不知道的是,電臺內卻早已經亂成壹鍋粥,坐在電臺前的人並不是人氣MC minu,而是助理宋可林,網上的時事評論紛紛發難,要求minu出現主持電臺,助理們不停打電話催促,卻始終不見minu的消息,正當大家不知所措時,宋可林接到了minu電話,宋可林興奮地接了起來,然而所有人並沒有想到,minu醉醺醺地沖著電話大喊,要退出電臺,並接二連三的說著臟話,這壹次放送無可挽回地變成了事故。主任大發雷霆,嚴厲的斥責了宋可林在內的所有制作團隊,宋可林無奈之下,向主任保證壹定在明天播送之前找到minu回到電臺。宋可林在酒店包房找到正在花天酒地的minu,制作好炸彈酒哄他開心,暫時穩定了minu的情緒後,走出包間,在電梯間打電話向王作家匯報情況,此時,當紅明星池秀昊正結束電視劇《雨正在下》電視劇的發布會,和導演與演員壹同坐電梯下樓,開門時,池秀昊看到了正在打電話的宋可林,暗自吃驚不已,在電梯門將要關上時,又再壹次按下按鈕打開門仔細看了壹遍,才不舍地關上。池秀昊和父母壹起在酒店慶祝完生日後,正要走進電梯,卻看到了扶著minu的宋可林,池秀昊面無表情的走進電梯,宋可林見到明星,知道他十分大牌,卻還是想要試著邀請他參加電臺節目,正要說話,minu倒在了宋可林的胸上,宋可林感到十分尷尬,突然,池秀昊伸出手,將minu從宋可林身上推開,宋可林這才找到機會,想要與池秀昊借機套近乎,池秀昊面帶微笑,暗中嘲諷作家和DJ壹同進出酒店,說罷便走出電梯,偷偷笑著,留下呆滯的宋可林。宋可林回到家,和外號為龍卷風與旱災的助理作家們壹起喝酒吐槽池秀昊,龍卷風告訴宋可林,自己聽過小道消息,池秀昊被人人羨慕的完美家庭,只是他們為了自己聲譽的壹種作秀而已,被譽為好男人的父親池允錫,在外界壹直與母親南珠霞十分恩愛,但私下卻各種與年輕女人開房私會,而壹直以慈善正能量標榜的母親南珠霞,背後卻是與父親貌合神離,鐘愛大牌的奢侈太太。兩人聽後難以相信,而這個傳言卻提醒宋可林想起四年前在JH公司慈善派對上,池秀昊無緣無故絆倒自己揚長而去的事情,結合賢在發生的事情,宋可林十分不解。晚上,池秀昊來到酒店門口,經紀人金室長正在等待著他,池秀昊微笑中透著壹絲冷漠,自己開著車揚長而去。半夜,池秀昊夢見自己進入了曾經拍攝電影的話畫面,自己在巷子裏被人追殺扼住脖子,卻沒有人喊停,池秀昊從夢中驚醒。宋可林回到電臺,看到大家正愁眉苦臉,同事們打開電腦,看到minu將要離開韓國的新聞,宋可林急忙開車趕到機場,想要抓minu回來,而minu說出了實話,如今已經沒有明星願意再參加電臺了,在粉絲們的包圍中,minu還是坐上了飛機。宋可林懊惱的回到電臺,默默收拾東西離開公司,回到家,母親摸索著廚房,和宋可林壹起喝酒談心,當年,母親為了年幼的宋可林,自願捐出眼角膜變成盲人,從此以後,女兒變成了母親的眼睛,而母親卻從未後悔。早上,宋可林在家中睡懶覺,突然接到電話,宋可林聽到消息立即趕到電臺,找到剛才與她通話的李江PD,李江PD是電臺的傳奇人物,也是宋可林入行時的前輩,李江告訴宋可林,如果能邀請池秀昊到電臺做節目,就讓宋可林加入自己的節目。宋可林查閱完池秀昊所有的資料後,帶著池秀昊最喜歡的吃的來到劇組賄賂,卻被池秀昊冷眼拒絕,真剛宋可林想要放棄時,無意間聽到導演們的談話,劇組缺壹位能入水的女主角替身,宋可林自告奮勇,化好妝壹遍壹遍栽入冰冷的水中,池秀昊在車中無心翻閱劇本,而是呆呆地看著宋可林,最後壹次入水時,宋可林的腳腕受傷,在水中帶了好久沒有出來,池秀昊有些擔心,正要上前,宋可林突然爬出,望著池秀昊,池秀昊突然發現,宋可林像極了那個小時候看到的那個與小朋友在草地上奔跑的那個天真爛漫的女孩。

第2集
宋可林渾身濕漉漉地爬回岸中,看見池秀昊呆呆地望著她,宋可林沒有理會,拖著扭傷的雙腳壹步步離開了劇組。晚上,宋可林疼痛難忍,坐在路邊。池秀昊突然出現,要送宋可林回家,但是自己不會加入電臺節目,宋可林不想欠池秀昊人情,正要起身離開,池秀昊攔腰抱住了宋可林,硬塞進車中。宋可林十分不解,以為池秀昊與她有什麽過節,壹路上,無論宋可林如何發問,池秀昊都默不作聲,壹路開回了宋可林家中,宋可林十分驚奇,池秀昊怎麽會知道自己家的,池秀昊並沒有解釋,看到宋可林下車後便匆匆離開。金室長在池秀昊家門前焦急等待著,看到池秀昊回來,金室長大發雷霆,池秀昊依舊帶著笑容冷言冷語,突然門鈴響起,門外壹個男人十分親昵的叫池秀昊開門,金室長正要打發走,卻被池秀昊放了進來,此人正是池秀昊的好友,醫生jason,Jason搬著行李進來,因為池秀昊遲遲不來接受心理咨詢,所以決定要壹起住。第二天,金室長將昨晚的情況盡數匯報給母親南珠霞,南珠霞正要教訓金室長,手機發來信息,顯示陳泰梨,南珠霞讓金室長先出去,自己打開了短信,陳泰梨詢問南珠霞什麽時候能履行有關池秀昊的契約,自己現在正與記者壹起。而此時的明星陳泰梨並沒有如同短信說的那樣,而是在美容院中做頭發,理發師不小心用力過度,將陳泰梨的頭發拽疼,陳泰梨忍無可忍,質問當初給自己做的崔老師在哪,為什麽給自己分了壹個新手,正說著,崔老師正送壹位當紅後輩女演員離開,陳泰梨恍然大悟,叫住後輩想要壹展前輩的威嚴,卻被後輩嗤之以鼻,陳泰梨追了上去,威脅後輩如果不打招呼就揪住住她的頭發鬧到報紙上,後輩無可奈何只好低頭鞠躬。池秀昊回到公司,母親拿出拍攝紀錄片的行程,告訴池秀昊最近公司決定要聯合導演拍攝壹部有關自己家庭的紀錄片,池秀昊拒絕配合,正要起身離開,母親叫住池秀昊,拿出壹條圍巾,戴在池秀昊脖子上,告訴池秀昊,過幾天就是兒子的生日,既然是她的兒子,他的所有壹切出了問題,對她來說都是壹種損失。池秀昊拆下圍巾扔在地上,依舊拒絕。晚上池秀昊難以入眠,滿腦子都是自己兒時的回憶,小時候的壹次生日,母親微笑著拿出壹條壹模壹樣的圍巾戴在自己身上,告訴池秀昊壹個難以接受的事實,其實自己並非她的兒子,所以他的壹切對母親來說並沒有什麽損失,因此要好好表現,與現在的話截然相反,卻是同樣的傷害。池秀昊起身找Jason拿安眠藥,Jason告訴池秀昊,只要他能有壹次大聲哭出來,不再演戲壹樣強顏歡笑,就立即開藥給他。宋可林在老DJ那裏獲得靈感,決定誠心誠意的與池秀昊談壹次,於是宋可林來到JH公司與前臺想要預約時間,恰巧池秀昊走出公司,看到宋可林後,直接將宋可林拉出公司,坐在宋可林的車上,讓她送自己回家,宋可林為了機會只好聽從,路上,宋可林拿出平板,想要讓池秀昊看壹下自己準備的東西,告訴池秀昊,自己雖然片約不斷,卻壹直在攝像機的監視之下,電臺節目可以讓他逃離攝像機,用真心面對大眾,池秀昊沈默不語,直到回家,宋可林追了上去,再壹次請求,池秀昊不知為何突然發火,告訴宋可林,自己不會去壹個區區電臺做節目,區區二字卻激怒了宋可林,更加堅定了宋可林說服池秀昊的心,想要然池秀昊見識到,什麽是真正的電臺。池秀昊來到片場拍戲,Jason也跟了過去,休息時,池秀昊無意間聽到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提起宋可林,想要讓她參加聚餐,使勁灌酒借此拿她取樂,池秀昊沒有說話,卻隱隱有些擔心。宋可林得知聚餐的消息之後,買著滿滿兩袋燒酒和禮物來到酒店,宋可林用自己熟練的調制炸彈酒的技術,很快取得了劇組所有人的歡心,卻遲遲不見池秀昊到來。酒過三巡,宋可林不勝酒力,倒在酒店的走廊。清晨,宋可林在壹張陌生的大床上醒來,感到莫名其妙,回憶起昨晚,宋可林醉倒之後,演員吳鎮修過來正要攙扶著自己,眼前突然出現壹個模糊的身影攔住了兩人,像極了池秀昊,原來,昨晚池秀昊帶著醉酒的宋可林回家。正當宋可林雲裏霧裏的時候,母親突然來到池秀昊家中。強行命令池秀昊拍攝紀錄片,來到家中,母親看到衣衫不整的宋可林,讓池秀昊作出解釋,池秀昊不以為然,告訴母親,自己已經要簽約電臺節目了,母親輕蔑地看著宋可林,明嘲暗諷作家不擇手段邀請嘉賓,說罷便氣沖沖地離開了,宋可林感到被侮辱,責問池秀昊母親的話是什麽意思,池秀昊沒有解釋,立即同意了宋可林的邀請,再有多問就讓她離開,宋可林頭也不回地走了。回到臥室,池秀昊看到宋可林給他的平板,打開之後,宋可林將自己的工作室,每天蹲守的電臺,從小到大寄出去的明信片全部錄了下來,十分誠心誠意地邀請池秀昊來到電臺,看壹看電臺的世界。池秀昊看完後,立即跑出門。宋可林回到電臺,立即被主人叫了過去,在門外,宋可林聽到主任與李江的爭吵,極力反對她做主作家,前輩羅作家將宋可林叫了出去,讓她不要癡心妄想,池秀昊不可能會來,話音剛落,池秀昊突然出現,向所有人宣布參加電臺,拉著宋可林離開了眾目睽睽之下。

第3集
走到壹半,宋可林停了下來,質問池秀昊剛才的和話是什麽意思,池秀昊卻反問宋可林,剛才被罵的狗血淋頭,難道自己壹點自尊心都沒有嗎,宋可林再壹次被池秀昊的話傷害,生氣地走開,買了幾瓶啤酒正要走出電臺,看到池秀昊仍然站在那裏,宋可林在池秀昊面前開了幾瓶啤酒喝了下去,告訴池秀昊,自己為了請他做節目,在各種地方丟人現眼,現在自己在電臺,依舊丟臉,宋可林讓池秀昊離開,不要再讓自己難堪,池秀昊看著宋可林淚汪汪的眼睛,突然告訴宋可林,如果可以讓她不哭的話,他立即答應參與電臺。第二天,宋可林帶著合同,半信半疑的來到池秀昊家中商議,然而池秀昊卻拿出自己擬好的壹份合同交給宋可林,上面註明,所有電臺節目要提前錄制,而且隨時可以走人,最重要的壹點,宋可林壹定要聽從池秀昊所有命令,宋可林感到十分為難,與池秀昊約定與主任商議之後再做決定,但苦於池秀昊從不用手機,不知道該如何聯系,Jason突然下樓,告訴宋可林自己手機的電話,宋可林離開後,Jason興奮地看著怒視著自己的池秀昊,向來面無表情或者微笑示人的池秀昊,第壹次有了憤怒的情緒。宋可林回到電臺,看到李江正在等待著她,還沒等宋可林將池秀昊的條件說出來,李江便全部猜到,李江十分淡定,告訴宋可林放心簽字,自己和主任商議,讓羅作家與承熙PD壹組,自己與宋可林壹組取消日日制電臺放松,兩組進行電臺對決,,這樣才能精心準備出好的電臺節目,主任考慮之後,同意了李江的提議。宋可林聯系到Jason,讓池秀昊到電臺與作家們進行節目錄制商議。陳泰梨來到南珠霞的辦公室,提出要參加池秀昊電臺節目的要求,並威脅道,如果反對,就將自己看到池秀昊父親與其他女演員壹起吃飯買衣服的事情爆出,南珠霞沒有辦法,只好答應。陳泰梨離開辦公室,迎面看到池秀昊和金室長走來,等到池秀昊走後,陳泰梨叫住金室長有事情請求。池秀昊如約來到電臺,宋可林帶著池秀昊來到主任辦公室進行商議,但池秀昊只準與宋可林壹人進行合約的商議,宋可林帶著池秀昊來到老舊的檔案室,池秀昊命令宋可林提前壹周將電臺節目的企劃書與稿子交給自己,完全違背了電臺節目的流程,宋可林想要反駁,但礙於合約,只好答應了池秀昊的要求。李江突然闖進來,與池秀昊十分熱情地握手,池秀昊帶著微笑掙脫,李江突然攬過宋可林的肩膀邀請池秀昊周末壹起吃飯商議電臺的事情,池秀昊看著李江的手微微變了臉色,但立即微笑著拒絕了請求。離開時,宋可林追了出來,十分真誠的感謝池秀昊加入,並承諾壹定要將節目做好,看著宋可林離開的背影,池秀昊暗暗露出了壹絲笑容。宋可林正在家中準備電臺的材料,突然接到南珠霞的電話,來到JH與她見面,南珠霞拿出自己準備的合同,讓宋可林過目後簽字,裏面明確規定必須將稿件與節目嘉賓與流程交給公司過目,池秀昊突然闖進來,看完合同之後,告訴兩人所有東西只能告訴自己,南珠霞再次刁難宋可林,不能與電臺內的作家發生任何緋聞,宋可林欣然答應,她告訴南珠霞,自己與池秀昊天差地別,是絕對不會愛上他的,池秀昊看著如此堅定的宋可林,心中十分不快。李江下班後來到宋可林的家要求壹起入住,李江讓宋可林打電話詢問池秀昊今天是否有空壹起出來開會,池秀昊原本拒絕,李江接過電話,指責池秀昊業余,壹直與作家們不交流,無法保證池秀昊搞砸節目會有什麽後果,強硬的態度激怒了池秀昊,深夜,池秀昊開車來到李江和宋可林所在的飯店,兩人對峙起來。

第4集
池秀昊揚言不肯與李江合作,想要退出,兩人四目相對許久,李江突然大笑,喊了壹聲合格,告訴池秀昊,剛才只是在試探他的喜怒哀樂,原來池秀昊也是壹個有著多面情緒的人。氣氛逐漸緩和了下來,壹旁的宋可林看到兩人水火不容,郁悶地喝起了酒,李江看到宋可林端起酒杯,質問她壹會還要和他上寫作探討,於是奪過酒杯直接喝了下去,池秀昊在壹旁看呆了,心中隱隱有些不快。李江看出了些什麽,順勢告訴池秀昊,寫作探討要三人壹起做,否則自己只能和宋可林兩人單獨壹起,池秀昊聽後立即答應了下來和電臺組壹起做兩天壹夜的企劃會議。三人吃完飯後,李江走出飯店,指了指旁邊的房子,告訴池秀昊自己住在二樓,宋可林住在壹樓,這讓池秀昊更加不爽,宋可林目送池秀昊上車,池秀昊沒好氣的走了。南珠霞與池允勤壹起出席品牌活動,兩人在記者面前合影時,南珠霞無意間看到了門外陳泰梨和記者正在密切商量著什麽,便向金室長試了壹個眼色上前打斷兩人的對話,陳泰梨微微壹笑,直到南珠霞心虛,於是趁南珠霞壹人在記者前拍照時,沖上前拿過南珠霞的包,假裝親密的壹起合影,陳泰梨趁機告訴南珠霞,如果再不讓自己與池秀昊壹起合作,就將所有事情全部透露給記者。第二天壹早,池秀昊與Jason壹起,坐上宋可林的車,來到了所謂兩天壹夜企劃會議的地方,原來是讓池秀昊與電臺團隊壹起,坐上船到十分偏遠的鄉村度過兩天壹夜,船上,池秀昊壹人十分不爽的站在船外,看著宋可林關切的給暈船的李江紮針。幾個人除卻池秀昊,都其樂融融地玩在壹起,經過長途跋涉,終於來到了壹家鄉村的民宿。宋可林收拾行李時,發現自己的筆記本落在了船上,宋可林找到開著拖拉機出門的老大爺搭順風車,正要坐上去,池秀昊跟了上來,壹同上了車,宋可林難以置信,池秀昊告訴宋可林,筆記本是在宋可林為李江紮針的時候落在了船外的長椅上,池秀昊並不是為了和宋可林壹起尋找,而是想要直接回家。宋可林來到碼頭找到筆記本,而池秀昊想要回家的船已經停開,無奈之下只好和宋可林壹起等待回去的公交車,看到宋可林十分興奮地抱著筆記本,池秀昊漫不經心的詢問宋可林為什麽這麽寶貝這個電腦,宋可林告訴池秀昊,筆記本中自己為池秀昊辛辛苦苦編輯的原稿,對她來說十分重要。兩人上車後,池秀昊看著望向窗外甜甜的笑著的宋可林,像極了小時候,那個帶著耳機,在同樣的位置望著窗外微笑著的女孩,那個時候,自己也在那個位置,看著女孩微笑著,女孩漸漸地困倦了,身體搖搖晃晃,池秀昊擔心女孩摔倒,坐在了旁邊,女孩的頭便靠在池秀昊的肩上。宋可林看著越來越荒涼的路,詢問司機距離目的地還有多久,司機告訴他,這是反方向的車。池秀昊在周圍尋找能夠安頓的房屋,壹個老頭突然出現,下了池秀昊壹跳,老頭眼淚汪汪地看著池秀昊,將兩人帶回了自己家中,池秀昊來到屋中,看著房內老頭與長相和自己十分相像的兒子的合影,才明白原來老頭將自己當成了自己的兒子。走出來,想要和宋可林立即離開。老頭準備好晚餐看到兩人要走,哭喊著將兩人拉近房間吃飯,池秀昊不想讓老人失望,和宋可林留了下來。深夜,老人拿出壹踏厚厚的明信片,交給池秀昊,這些年來,為了尋找失蹤的兒子,老人不斷給電臺寫信,如今終於實現了願望。老人讓池秀昊讀完信件,池秀昊安撫下老人後離開房間,看到宋可林在門外裹著被子正在打字,池秀昊擔心宋可林會感冒,宋可林沒有在意,讓池秀昊坐過來,自己將寫好的原稿交給池秀昊看,宋可林欣慰地看著天空,能有自己的DJ閱讀自己的原稿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事情,如今馬上就要實現了。聊了壹會,宋可林有些發困,倒在了池秀昊的家肩上,就像小時候的那壹幕壹樣。池秀昊將宋可林送進房間裏,看著宋可林的睡顏,池秀昊安心地閉上眼睛,夢中,池秀昊再壹次夢見了小時候的那壹幕,那天,池秀昊走在街上,看到了馬路對面的俊宇哥,馬上轉身離開,俊宇哥看到池秀昊想要上前打招呼,卻被疾馳而來的卡車撞倒,池秀昊顫抖地拿起手機撥下了俊宇經紀人的電話,卻遲遲沒有回應,池秀昊心中後悔不已。早上,宋可林醒來看到四下無人,才知道池秀昊早早走掉了,原來,池秀昊找到附近的電話撥通了金室長的手機,金室長帶著池秀昊回到了家中。金室長十分開心池秀昊能記得自己的號碼,池秀昊不屑地笑笑,那天,自己打了整整十二遍電話都無人回應,怎麽會忘。南珠霞為了能讓池秀昊盡快離開電臺,聯系到羅作家到辦公室見面,南珠霞承諾對羅作家的節目進行大力的贊助與支持,但羅作家必須在壹個月內打敗宋可林並讓她走人。開播在即,池秀昊來到直播間,然而所讀的稿件,並不是宋可林準備的原稿,節目結束後,主任與其他員工熱情鼓掌,只有李江的小組壹片寂靜,宋可林看著池秀昊慣有的微笑失望至極,追了上去,語氣平淡地質問池秀昊是不是根本沒有看過自己的稿件,就可以無視別人的成果。宋可林郁悶的下班回家,李江在後面叫住了宋可林帶著他壹起準備去李江自己的“秘密基地”,宋可林正要上車,卻被池秀昊攔了下來。

第5集
李江上前將兩人隔開,自己與池秀昊對峙,宋可林想要勸架卻被無視,無奈之下,只好自己先行離開,李江要求與池秀昊好好談壹下今天放送的事情,池秀昊便帶著李江回到自己家中,李江從包裏拿出酒,邊喝邊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他告訴池秀昊,今天的節目李江已經取消,必須重新錄制,並指責池秀昊那邊的企劃組所做的電臺稿子十分糟糕,兩人約定由李江再壹次拿出令池秀昊滿意的策劃,而池秀昊不許再另接其他不專業的稿子,兩人喝到深夜酩酊大醉。南珠霞按照要求將陳泰梨安排到羅作家所在的電臺組,壹上來,便給羅作家邀請來的當紅DJ,J壹個前輩的下馬威,正當陳泰梨強迫J與她合影時,宋可林匆匆趕來,看到陳泰梨後,立刻認出了這個已經過氣的童星,陳泰梨十分開心,邀請宋可林壹起合影,正當陳泰梨十分熱情地想要將聯系方式給宋可林時,宋可林接到電話,池秀昊已經來到電臺準備錄制,立即放下手機趕回電臺,看到池秀昊時,宋可林正要說些什麽,看到李江的表情,又將嘴裏的話咽了回去。錄制開始,池秀昊接到的第壹個電話,是壹個年輕女孩在男朋友和父親之間十分為難的問題,正當池秀昊細心為女孩開解時,女孩父親突然搶過電話,誤以為池秀昊是騷擾自己女兒的男朋友,對著電話破口大罵,池秀昊忍無可忍,突然對外示意重新錄制,宋可林臉色大變,李江卻偷偷笑了出來,宋可林急忙對池秀昊發出信息讓他不要說出錄制二字,現在並不是提前錄制,而是對外直播。池秀昊驚慌失措,在節目中不知道該如何圓場,在播放事故播出的七秒內,李江及時播放音樂才挽回事故,但池秀昊提前錄制的新聞卻散布網絡。池秀昊找李江理論,李江拿出合同,發現在“節目百分百直播”的條款後面,有池秀昊簽下的OK,原來,昨晚李江趁池秀昊醉酒,騙他在合同上簽了名,如今直播,合情合理。宋可林來到停車場,攔住正要離開的池秀昊,連連向宋可林道歉,但池秀昊並不買賬,甚至更加氣憤宋可林知情不報,宋可林沒有辦法,將自己的手機塞給池秀昊,如果有事,讓他務必接電話。回到家,池秀昊想起今天在電臺發生的所有事情,發現原來自己也會有堂皇失措的時候。羅作家按照與南珠霞的約定,借池秀昊的事情刻意離間了宋可林與同事們的關系,並命令宋可林負責裝扮聖誕老人給聽眾頒發禮物。節目開始時,陳泰梨屢屢插話,向聽眾提問與自己相關的問題,宋可林在奔走在各個地點為聽眾發禮物,很久才回到電臺。池秀昊在家中搜索自己的新聞時,無意間看到了JH發出的與紀錄片導演合作的新聞,氣沖沖趕回家,看到母親和父親已經在準備晚餐,營造起壹片和睦的樣子,正在這時宋可林的電話響起,是宋可林母親打來的,聽到伯母的求助池秀昊立即但過去,看到伯母拿著導盲棍無助的站在那裏,錢包被人搶劫壹空,池秀昊開車帶母親回家,本以為伯母行動十分不便,然而跟著伯母回到家,卻發現她十分熟練的準備著晚餐,伯母笑著告訴池秀昊,剛才都是演戲,為了騙他進來吃飯。宋可林趕回家,看到兩人和和氣氣的吃著飯,感到十分驚訝,池秀昊看著和和氣氣的母女倆,心中隱隱有些羨慕。這時,李江也來到家中吃飯,兩人再壹次警惕起來,看到李江和伯母十分親密池秀昊有些嫉妒。正當李江要與宋可林進行寫作訓練時,池秀昊突然告訴伯母,想要借女兒壹晚,進行電臺直播的教學。宋可林帶著池秀昊回到電臺講解所有關於電臺的知識,講述了許多有關電臺的故事,來到老DJ的電臺間時,宋可林告訴池秀昊自己鐘愛電臺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失明的母親,池秀昊看到面前宋可林小時候與母親的合影,更加確定了那個女孩時宋可林。看著她滿臉幸福地講著自己的故事,池秀昊漸漸了解了宋可林的魅力。講著講著,宋可林趴在桌子上睡著了,醒來後,發現池秀昊正直直地看著自己,許久,池秀昊對宋可林說,我現在十分好奇,妳.......

佳視影音DVD購物網2017電影排行榜2017韓劇線上看2017日劇線上看DVD影片專賣店韓劇dvd專賣店台北dvd專賣店美劇DVD專賣店港劇DVD專賣店2017歐美劇線上看2017大陸劇線上看, 2017台劇線上看   2017卡通動漫在線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