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最新韓劇《Black/地獄使者》全集高清在線觀看_全18集

發布時間: 2017-12-17         閱讀:  164  次  

劇情簡介

《Black》將講述宋承憲飾演的地獄使者愛上人間女子而違反天條,被從所有人的記憶中抹除而發生的故事[4]  。宋承憲飾演在罪犯中被稱為“陰間使者”的韓武江,總是喜歡從頭到腳壹身黑色的裝扮,是壹個冷血的角色,兼具反轉魅力。高雅拉飾演能夠預測死亡的平凡女子姜河藍,表面上看起來有些難以溝通,實際上心地柔弱、充滿淚水。李艾兒飾演急診醫生尹秀婉,身世神秘。金桐俊飾演財閥二世吳萬洙,性格明朗亦有壹點卑劣......


第1集
2017年九月的武慶山現場,韓武江隨著前輩冒著暴雨來到壹處密林,發現了壹具被掩埋的屍骨。晚上,前輩吩咐韓武江到快餐店買漢堡,店中,服務員夏江嵐正在為前男友點餐,店長粗暴地摘掉了夏江嵐的墨鏡,而墨鏡外的世界裏,夏江嵐看到了前男友背後的死亡陰影,夏江嵐請求他晚點再走,前男友卻不屑壹顧,而走出門的那壹刻,卻被卡車碾死。夏江嵐回到家,對著電視機說起這件事,傷心地大哭,原來能預見人的死亡,是壹件多麽痛苦的事情。早上,夏江嵐乘坐飛機飛往芬蘭散心,睡著的時候墨鏡滑落到地上,身旁的小女孩悄悄撿起戴了起來,姜夏嵐發現墨鏡不見,尋找時發現小女孩的身後再次出現黑影,正是女孩死後的樣子,姜夏嵐驚恐地望著乘客們,也全部被黑影籠罩,姜夏嵐預感飛機要出事,發了瘋壹般嘶吼著阻止飛機起飛,但乘務人員押送她下了飛機,不過多久,飛機失事,乘客無壹生還。警察們通過屍檢,發現深林中埋葬的是壹具十年前的女人屍體,但排查了所有十年前的失蹤人口均未發現相符的女性,前輩吩咐韓武江將發現的矽膠拿到整形醫院檢查,臨走前,姜夏嵐被警察押送來,韓武江看到姜夏嵐,好奇地到審訊室觀望,審訊室中皇家生命保險人員韓珍淑也趕來保釋丈夫,兩方壹言不合打了起來,混亂中韓珍淑不小心倒向姜夏嵐,姜夏嵐再壹次看到了韓珍淑死後的黑影,突然瑟瑟發抖,告訴警方她看到了死後的影子,所有警察都不肯相信,只有韓武江與壹旁為糾紛案作保險的人員吳萬洙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女人。晚上,韓武江來到審訊室,姜夏嵐告訴韓武江自己能看到黑影的事情,而韓武江卻沒有相信,早上,姜夏嵐走出警局,讓韓武江送她回家,路過江邊大橋時,裏奧的經紀人如約站在欄桿邊鬧自殺,姜夏嵐再壹次看到了黑影,告訴了韓武江,而韓武江卻不屑壹顧,送回家後,韓武江再壹次經過那裏,卻親眼見證了他入水的那壹刻。晚上,韓武江趁著醉意敲開姜夏嵐的門,請求她跟著自己壹起工作,並鼓勵她擁有的並不是詛咒,而是能解救的超能力,姜夏第壹次聽到有人這樣對她說話,有些動容,但還是將韓武江關在門外。韓武江來到整容醫院查看檢查結果,才知道屍體做了變性手術,當看到照片的那壹刻,韓武江驚呆了,立即開車來到壹處工廠,就在以前,自己親眼目睹這個人對著壹位女生拳打腳踢,質問“帶子”的下落,韓武江找到遺落的胸牌,根據上面的信息,來到到學校尋找壹位叫做金善英的女孩。原來,韓武江在整容資料上看到的照片正是她的妻子秀婉,原名金善英。妻子壹直用秀婉的身份活到現在。姜夏嵐決定減掉厚重的劉海,試著用眼睛發現黑影救人,路上,他預測到壹位大叔的死亡,於是壹路緊緊追隨,發現他來到警局附近,於是打電話給韓武江,決心壹起救人,韓武江正沈浸在被妻子欺騙的抑郁中,無心與姜夏嵐合作,無奈之下,姜夏嵐決定自己動手,假裝被大叔毆打拖延時間,正當大叔逃跑時,韓武江趕來逮捕了大叔,挽救了性命。抓到大叔後,韓武江正準備離開,姜夏嵐告訴她事情還沒有結束,她發現大叔涉及到人質案。姜夏嵐根據記憶,鎖定了購物中心的位置,找到了記憶中正在哭的女人,發現與她糾纏的前男友與姜夏嵐記憶中的描述壹樣,是個帶槍的逃兵,正在躲避追捕。韓武江讓女人聯系男友,在店中將他抓捕歸案。完成任務的姜夏嵐心情大好,來到桑拿洗澡,洗完後發現手機有許多韓武江的未接來電,姜夏嵐匆忙趕到警局,韓武江早已離開,姜夏嵐在韓武江的位子上發現了壹張帶著紅繩的照片,正是她小時候為小俊哥哥親手做的那條。軍官帶走了逃兵,卻並沒有發現槍支。恰巧電視臺進行廣播,原來真正的犯人依舊在外,韓武江代替大叔成為了人質,中槍倒地。韓武江被送到醫院,搶救無效身亡。半夜,韓武永在停屍間,卻突然冷漠地蘇醒。

第2集
夜晚,壹位醫生偷偷來到停屍間,正準備下刀時,韓武永突然睜開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醫生看,醫生嚇得屁滾尿流,韓武永輕蔑地嗤笑了壹聲,起身扭了扭身上僵硬的關節。韓武永的媽媽來到手術室,秀婉正沈浸在韓武永死亡的悲傷中無法自拔,突然,醫生跑來告訴她們,韓武永活過來了,母親欣喜不已,與其他醫生跑去確認,韓武永洗了洗身上的血跡,換上壹套黑色衣服,踱步在醫院的長廊,而與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不再恭敬和善,而是冰冷而驕傲。姜夏嵐得知韓武江的是他童年的小俊哥哥後,對他的死歉疚不已,在家中準備自殺,而踢開箱子的那壹刻,新聞插播壹條急訊,在購物廣場被槍殺的人質奇跡生還,姜夏嵐直到韓武江活下來後,想要掙脫繩子,卻夠不到箱子,意識逐漸模糊,再壹次醒來,吳萬洙和壹條狗正在身邊看著她。吳萬洙說明自己的來意,那天在警局得知姜夏嵐預知了飛機失事的消息,牽著寵物狗十犬來到姜夏嵐家求十犬的性命,才恰巧拯救了吳萬洙的性命,姜夏嵐以預測狗命為條件,請求吳萬洙開車送她到醫院,半路,姜夏嵐看到馬路旁頭痛欲裂的韓武江,立即下車上前焦急地詢問他的情況,而此時的韓武江粗暴的推開姜夏嵐,走了沒幾步便倒地昏迷,姜夏嵐急忙將韓武江送到醫院。母親與秀婉向姜夏嵐道謝之後,被神經外科醫生叫到了診室,韓武江的各項指標都恢復正常沒有大礙,科長也來到診室,得知韓武江沒有大礙後,抱著愛人關系的母親安慰著,而臉上,卻是陰沈的表情。科長悄悄來到病房,在韓武江的藥瓶中註射針劑,還未打完,接到電話後便匆匆離開,電梯中,科長無意間與上樓趕來的姜夏嵐相撞,科長壹把奪過姜夏嵐撿起的針管鉆進電梯。姜夏嵐來到病房門口,秀婉正握著韓武江的手熟睡,韓武江醒來,看到身邊的妻子,卻絲毫不認識,粗暴地甩開秀婉的手,秀婉醒來關切的詢問傷勢,並為自己隱瞞身份的事情道歉,而韓武江卻不知道他在說什麽,只是壹把抓過秀婉的手,讓她摸他的心臟,秀婉不知何意,韓武江再壹次甩開,趕走了秀婉。姜夏嵐來到醫院,細細端詳著韓武江的睡顏,認出他正是自己小時候喜歡的小俊哥哥,正要將他甩丟的紅繩綁在手腕上,卻被他壹把掐住脖子,姜夏嵐以為被玩弄感情,生氣地走了,韓武江翻出夾克中水晶球壹樣的東西裝在身上,套上衣服便要離開,卻又被回來的姜夏嵐緊緊跟在後面直到上公交。公交車中,韓武江大鬧乘客,混亂中趁機下車,鉆進路邊廢棄的櫃子,壹瞬間就來到了警局的洗手間。前輩素泰看到韓武江急忙上前詢問傷勢,韓武江卻壹改往日謙卑的態度,拉過素泰命令他找到壹處地址,拿起字條便離開警局。韓武江來到壹位阿姨的煎餅攤身後緊緊跟隨,想要找到他所找的人,不久,受保護費的嘍啰出現,韓武江錯認,幫助阿姨制服了嘍啰,才得知認錯了人,隨後又將趕來的幫手打翻在地,又找到那個人妹妹的學校,卻因為下身裸露闖進女廁所,被人當做變態再壹次回到警局。前輩羅警官在電話中呵斥韓武江快速來到案發現場,韓武江擔心附身的這個人被炒魷魚影響計劃便趕了過去。精神病院中,壹個女人身中數十刀當場死亡,素泰在衛生間發現了罪犯未燒幹凈的照片,上面卻是韓武江年輕時還是小俊的照片,班長立即命令素泰檢驗DNA。韓武永此時趕到醫院,護士告訴他現場地點後,將七號病人臉上有刀疤的線索也告訴了韓武江,韓武江來到屍體旁,性情大變,不再嘔吐,而是十分冷靜精準地判斷了兇手並非精神病人而是有意為之。姜夏嵐回到公寓發現繼父偷偷退掉了房子拿走了保證金,急忙來到家中尋找,無意間發現了母親珍藏起來的父親的警察證件,裏面有壹張名為千秀生命的公司寫給母親的紙條,告訴母親父親並非失足死亡,姜夏嵐想到小時候父親回家,姜夏嵐發現父親背後的黑影,有壹個手背上紋著黑蜘蛛的人將父親從高樓推下。夏江嵐找到正在醫院工作的母親質問她為什麽沒有與公司的人見面,母親卻咬牙堅持自己不想得知真相,愛上父親生下女人都是自己犯下的錯誤,姜夏嵐受傷至極,跑出醫院自己尋求真相,但始終無法查出紙條的地址。無奈之下,姜夏嵐回到家,找到小俊給自己寄來的信上的地址,卻碰到繼父拿走了自己唯壹的積蓄。姜夏嵐傷心欲絕,在夢中夢到消失的小俊,醒來便開始懷疑起現在韓武江的真實身份。原來,韓武江被人質挾持時,早早被兇手雇來的狙擊手盯上,壹槍斃命,而這起命案卻是陰間使者們的失誤,為了找到殺害韓武江的真兇,地獄使者附在他身上,決心找到幕後的真兇,蔡秀東。

第3集
在人類所無法觸及的領域,隱藏著成千上萬的陰間使者,壹部分是違背天命自殺而變,壹部分則是擁有高貴地獄血統的高貴使者,444號便是其中之壹,而他卻被不幸與蔡秀東——也就是在江邊跳江自殺的經紀人分成壹組,蔡秀東膽小怕事,時常耽誤了索命的任務,444號忍無可忍,為了與他分開,444將索命的水晶球給他,讓他獨自完成任務,借此與他分開。而獨自做任務的蔡秀東卻中途逃跑,附身屍體在陽間遊走,444自知闖下大禍,拿著蔡秀東丟下的水晶球來到人間四處尋找,經過購物廣場時,韓武江正好被擊斃,而就在附近,水晶球有了反應,為了找到蔡秀東免去懲罰,444決定附身韓武江,找到蔡秀東。正當附身的韓武江在江邊思考蔡秀東消失的線索時,不小心被自行車推搡,水晶球滾落到馬路中央,韓武江立即跑過去,小心地打開,發現裏面指引他索命的人,正是姜夏嵐,韓武江楞住了,就在這時,姜夏嵐坐出租車經過,看到車子向韓武江疾馳而來,急忙跑過去,兩人滾到了壹邊,姜夏嵐看韓武江平安無事後便暈了過去,韓武江將姜夏嵐送回家,看到房間還沒有取下的上吊繩,於心不忍,而且急於找到蔡秀東,便決定過段時間在解決姜夏嵐的問題。夏江嵐醒後,照著地址來到了韓武江搬走的家,順著門縫的光,發現韓武江正在家中用膠帶封住了全部的櫃子,姜夏嵐打電話給韓武江,韓武江看後粗暴地掛斷,姜夏嵐失望地離開了。突然,444的兩個朋友057和古代使者尋著遺落的櫃子爬了進來,告訴韓武江最近被地獄通緝非法附身人類,勸告韓武江盡快找到蔡秀東,學著韓武江生前的樣子,不要再隨自己的性子胡鬧。韓武江無奈地答應了。混混們來到壹個男人的家,正準備搬走東西抵押債務,正當混混們搬走冰櫃時,壹個女人渾身僵硬,死在裏面。混混們立即報警,羅警官等人立即來到現場進行調查,這時,韓武江壹改往日的衣裝,西裝革履地來到現場,細心觀察屍體的情況,正當這時,欠債的男人抓住附近的女人做人質,極力解釋冰櫃裏的人不是自己殺的,韓武江舉起槍,毫不猶豫地打中了兩人中間的部位,給予警察解救人質的時間,抓走男人後,羅警官看到被槍打穿的報紙,不禁感慨,當年的韓武江連槍都不敢舉,如今卻幹脆利落。男人正要被逮捕接受調查,韓武江制止了警察的行動,她掀開屍體的勒痕中指部位少了壹截,而男人的手指完好無損。警察們大吃壹驚,如今的韓武江突然有了如此精準的分析能力。韓武江回到警局,精確地分析出了屍體真淑的死亡時間是在壹個月,兇手為了警告某人才活活凍死了真淑,很快將會有第二次殺人行動。正如韓武江所言,秀婉正躲在房間裏對著網上的屍體照片瑟瑟發抖,壹邊愧疚壹邊擔心真淑會暴露自己的位置,突然,壹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在秀婉的脖子上,壹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笑著交出了秀婉的真名,並誠實地告訴秀婉冰櫃殺人壹案並非他所為,要求此番前來是要求秀婉為她做壹件事。姜夏嵐在家中看到還未收拾的上吊繩,想起了那天救她壹命的吳萬洙,來到吳萬洙所在的皇家生命,姜夏嵐驚奇地發現當年的千秀生命早年被皇家生命收購,姜夏嵐找到吳萬洙,請求他查詢壹下寫紙條的李政培員工資料以及他父親的保險狀況,但因為年代久遠,當年的資料均沒有電算化,吳萬洙熱心地幫助姜夏嵐找人壹壹查閱紙質的資料。韓武江與羅警官壹同來到真淑生前工作過的皇家生命,調查是否有斷指的員工,就在這時十犬嗅到韓武江身上的死亡氣息,咬傷了韓武江,吳萬洙急忙送到診室進行賠償,韓武江恢復後正要離開醫院,壹個中學生樣子的人經過,韓武江本能地避開,兩人擦肩而過後互相錯愕壹陣,這個中學生,早已經死亡,韓武江認出這是壹個自殺的地獄使者,於是假裝打電話,才瞞過了地獄使者。吳萬洙回到家,因為真淑死亡的的醜聞披露被大哥狠狠教訓了壹頓,吳萬洙為了還皇家生命的名譽,決定調查真淑的案子,吳萬洙看到地上真淑的資料,發現他正是那天在警局見到的那個女人,而姜夏嵐壹眼便預知了他的死亡,吳萬洙更加確定了姜夏嵐的能力。吳萬洙找到正在躲避房租的姜夏嵐,勸告她進入皇家生命,以她的超能力阻止皇家生命入保的人遭遇不測,姜夏嵐吸取了韓武江得勁教訓,拒絕了吳萬洙的要求。吳萬洙不肯放棄,找到了姜夏嵐所找到的手背蜘蛛紋身的人的線索,姜夏嵐只好答應吳萬洙正式入職。韓武江壹壹撥打真淑客戶裏的名單,無意間發現秀婉也名列其中,羅警官感到奇怪,帶著韓武江壹起來到醫院進行試探,這讓秀婉更加不安。韓武江來到蔡秀東妹妹的學校,偶然間遇見了壹個十分奇怪的學生,得知他曾經自殺後,懷疑蔡秀東隱藏在這個學生身體內,於是來到教室查找,而姜夏嵐恰巧來調查皇家生命客戶的生死情況,無意間發現了學生背後的黑影,韓武江立即鎖定了那個學生,威逼他走出身體,而他並非蔡秀東,而是7644號。7644認出444號,借此威脅他,韓武江假裝害怕,等待7644進入人身後,將他扔到樓下,消除了他的記憶。

第4集
親眼目睹姜夏嵐的超能力之後,韓武江發現這個女孩正是自己尋找蔡秀東的好幫手,於是晚上找到姜夏嵐,態度突然轉變,言辭懇切地請求姜夏嵐陪在自己身邊,而姜夏嵐卻不肯再用眼睛救人,無論韓武江如何勸說,夏江嵐都斬釘截鐵的拒絕。吳萬洙偷偷看望病重的父親,卻被哥哥無情地趕了出來,吳萬洙望著病房裏微弱的燈光,流著淚暗暗發誓,陣型皇家生命,就在這時,吳萬洙在醫院花園的走廊上看到了喝得爛醉的姜夏嵐,姜夏嵐得知韓武江失憶後,跑到病房確認,抑郁至極,趁著酒醉將自己的不滿全部發泄了出來,吳萬洙看到後,將姜夏嵐背回了家。韓武江躺在床上,做起了死去的韓武江兒時的夢,那是他消失後的記憶,小時候的韓武江和壹個小男孩在廢棄的工廠中躲藏著壹個臉上刀疤,手背紋著蜘蛛的男人,兩人將男人打暈才得以逃脫。朋友看望韓武江,提醒韓武江壹直穿黑色衣服,才不會被姜夏嵐發現自己地獄使者的身份。素泰從郵箱中拿出本月所有人花費的賬單,無意間看到韓武江被射殺那次的超速罰單,蘇坦感到十分奇怪,當日韓武江正在購物廣場被挾持,而韓武江超速的地點與購物廣場方向截然相反。正思考著,英才警署的人員來到警察局,當天射殺韓武江的狙擊手突然在家中放煤氣罐自殺,生死未蔔,而此人最後壹次通話的對象則是韓武江,而如今的韓武江是地獄使者,全然不知此時的前因後果。英才署無計可施,只好離開。臨走前英才署接到電話,劇集韓武江的人已經醒來。來到醫院後,兩人單獨待在病房,可沒過多久,狙擊手便渾身抽搐,不省人事。自從真淑被殺後,秀婉天天魂不守舍,就在之前,秀婉打電話勸告自己將之前的帶子拿出來狠狠敲詐“那個人”壹筆,而秀婉原本以為正是“那個人”拿走的帶子,如今知道不是之後更加不知道帶子的下落,秀婉努力保持冷靜,換下工作服離開了醫院。韓武江回到家,想起狙擊手在醫院所說的話,他告訴韓武江,自己的狙擊並非誤殺,而是被威脅做事,槍對準的正是韓武江,韓武江得知自己附身的人並非是姜夏嵐所害,而是擁有必死的命運,韓武江想要借此讓姜夏嵐擺脫陰影,幫助他找到蔡秀東,韓武江想要向姜夏嵐證明卻無從下手,突然,韓武江想起素泰拿到的罰單上,韓武江曾在與商場截然相反的地方超速,於是回到警察局,根據地址來到交通所,調出了韓武江去商場前的行蹤,這才發現韓武江之前還去過酒店,韓武江突然想起,自己在抓蔡秀東時,自己曾經在酒店偶遇過他。韓武江立刻打電話約姜夏嵐見面,通過停車場人員的證詞,證明韓武江的死並不是姜夏嵐造成的,而是無法躲避的命運。韓武江本以為姜夏嵐會卸下包袱做他的眼睛,但姜夏嵐卻還是猶猶豫豫,低頭看表,去往武鎮的車快要來不及,姜夏嵐還要去那裏觀察保險的客戶,於是將小時候兩人合影的照片拿了出來,急匆匆地走了。羅警官在翻查真淑的遺物時發現了壹筆十億的轉賬記錄,羅警官按照地址來到武鎮尋找線索,發現了那壹條街附近的監控,羅警官等待監控調出的時候,順便看望當時壹起共事的老上司總長,總長十分熱情,讓羅警官將監控直接發來查看,但畫面十分不清晰,羅警官只好用優盤拷貝下來,與總長告別,羅警官走後,總長翻看監控時,壹個人影另總長驚嚇不已。姜夏嵐在武鎮想要觀察總長是否黑影,總長突然急匆匆出門,陰差陽錯錯過了見面。朋友提醒韓武江,這個身體壹定要保護好,韓武江生前被人暗害,如今肯定會繼續實施計劃,突然電話響起,韓武江接起電話,裏面的人卻並沒有理會韓武江,而是聽到了兩個人對話的聲音,是狙擊手,韓武江意識到狙擊手出事,立即趕到醫院,壹位黑衣人舉著針管,正坐在那裏等待時機,兩人廝打起來,韓武江打敗他後,卻意外中針。姜夏嵐坐車追趕總長的車,總長在前面突然壹陣剎車,壹個臟兮兮的小孩突然摔倒在總長面前,總長急忙下車查看,小孩卻突然逃跑,姜夏嵐趁機記錄下了總長的命運,工作完成後來到超市買東西,無意間再壹次看到了那個孩子在偷巧克力,姜夏嵐將孩子送到警署,等待的時候,姜夏嵐突然看到了孩子的陰影,被人裝在箱子裏活埋,姜夏嵐擔心極了,過了壹會,孩子的父親金巡警來接孩子,姜夏嵐再三叮囑壹定要讓孩子在家。總長來到真淑的家中,翻看真淑以前的照片,看到原樣後震驚不已,而黑影也隨之出現。韓武江為了了解附身的這個人究竟隱藏著什麽秘密,來到之前秀婉去過的地下室,發現了壹片錄像帶,秀婉整容前的真身,金善英出現裏面,做完自我介紹後,脫下了衣服。

第5集
姜夏嵐坐在公交車上,滿腦子都是那個被活埋小男孩的命運,考慮再三,決定找到韓武江,答應與他合作的請求,韓武江得知後十分高興,但答應後的姜夏嵐立刻拉著他的手準備去解救那個小男孩,韓武江關心的是存在於人的身體裏蔡秀東的靈魂,而並不是將死之人的黑影,於是並沒有理會姜夏嵐的請求,回到了家裏,姜夏嵐無奈之下決定自己去救男孩,而回到家後,朋友提醒韓武江,放任姜夏嵐解救孩子後,等於自己幹擾了人類的生死,遭受懲罰,意識到麻煩的韓武江立刻跑出門尋找姜夏嵐,而姜夏嵐早已不知去向,韓武江跑回警局,向素泰請教如何定位,這才發現姜夏嵐正在自己的手機定位中。姜夏嵐偷偷來到男孩家附近,尋找是否有在黑影中看到的手纏繃帶並蓋著印章的人出現,不壹會,姜夏嵐感到餓了,於是拿出香蕉墊了墊肚子,這時,男孩的班主任出現了,想要順道接男孩上學,而男孩因為吃巧克力腹瀉無法出門,班主任正要離開時,姜夏嵐攔住班主任正要詢問時,自行車不小心踩到香蕉皮,將班主任撞倒,姜夏嵐立即將班主任送到醫院包紮,而看到護士綁在手腕上的位置,姜夏嵐懷疑是他害死了男孩,而繃帶卻並沒有印章,另姜夏嵐疑惑不已。姜夏嵐壹路跟蹤班主任來到教室,班主任十分和藹可親地與孩子們上課互動,姜夏嵐正準備離開,突然壹個小孩提議讓班主任在自己的作品上蓋章,蓋章的過程中,圖章不小心掉落,孩子們撿起來,調皮地在班主任繃帶上蓋了壹個,所有特征全部吻合,姜夏嵐確定他就是兇手,於是用手機拍下照,悄悄離開了教室。總長在辦公室,望著監控發呆,多年前,自己還是個巡警時,與姜夏嵐的爸爸秀赫巡查時,看到了年輕的真淑,真淑患有小兒癌,行走不便,頭腦簡單。壹臉興奮地告訴自己她要去見壹個朋友。回想起這些,總長盯著監控中戴著金手表與真淑見面的人,壹邊翻出了自己多年前的記事本,曾經有壹個叫正武的人做未成年人性交易,坑害過真淑,而卻在逮捕前逃跑,總長十分擔心,難道他再次出現,殺害了真淑?總長來到醫院,看望吳萬洙的父親,在電梯上,遇見了復診的秀婉,看到總長後,秀婉害怕地捂上臉,多年前,真淑口中的朋友正是自己,而看到看到真淑背後的警車,秀婉警惕重重。多年後,總長看著整容後的秀婉,卻並沒有認出。來到病房,總長看著老朋友,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那時兩人事業都蒸蒸日上,吳父在飯店向自己炫耀著新買的紋有蝴蝶圖案的金手表,有天吳父突然找到總長,坦白自己接受真淑性招待的事情,懇求總長放過自己。總長心軟答應了請求。正回憶著,吳萬洙大哥走了進來,總長詢問大哥是否看見過那塊金手表,大哥告訴總長現在在他手裏。總長暗暗吃驚,懷疑大哥就是那天見到真淑的人,於是故作鎮靜離開病房想要找人調查,而大哥看總長神情怪異,立即警覺起來。在回家的路上,總長被卡車撞翻,倒在路邊奄奄壹息,卡車的司機下車後露出沒有中指的手,向上頭報告情況。韓武江根據定位來到姜夏嵐蹲點過的男孩家,手機突然沒電,姜夏嵐的行蹤再次中斷,突然,男孩壹個人走出家門,身後跟著兩個地獄使者,韓武江確定他便是姜夏嵐口中的男孩,於是跟著他來到壹座公寓內,只見男孩爬樓翻進壹個窗戶,不停叫著“恩惠”的名字,而這壹切被遠程監控的班主任發現後,立即出門趕回家中。路上,姜夏嵐壹邊跟蹤,壹邊聯系吳萬洙查找班主任的身份背景,才發現他曾在法國犯下過對智障兒童性侵罪。姜夏嵐跟著班主任走進公寓,發現老師正馱著箱子開車準備離開,姜夏嵐用身體擋住車,命令老師打開箱子放人,班主任用車窗夾住姜夏嵐無法動彈,緊要關頭,韓武江出現兩手重重擋住車,制服了班主任,姜夏嵐打開後備箱,裏面卻是壹個女孩,原來,早在幾天前班主任用小狗誘惑男孩的朋友恩惠並實施了強奸,男孩為了找恩惠被班主任發現,早已將他推下樓,被送進醫院。姜夏嵐再壹次來到男孩家中確認沒事後放心地離開,半路,韓武江陪著姜夏嵐來到兩人壹同上過的武鎮小學,滿滿的記憶在姜夏嵐腦中鋪展開來,不知為什麽,附身韓武江的444號,卻總能看到韓武江過去的記憶。回到車上,看著滿身傷痕的姜夏嵐,韓武江不知為何心疼起來,還算善良美麗的女孩,究竟是為什麽而死。羅警官接到總長的死亡通知後,來到總長家中參加葬禮,後輩們將總長的車中的東西整理出來,羅警官在這些東西中發現了記事本,還有壹張印有真淑家酒店的甜南瓜圖案,羅警官看到圖案突然跑到壹家廢棄的房屋,這家屋子的招牌也刻印著甜南瓜,而這個圖案,正是服務員時的真淑的老板克拉拉所畫。韓武江回到家,朋友們質問韓武江為何阻止了男孩的死亡,韓武江搖搖頭,原來,姜夏嵐臨走之前,因為男孩身上的黑色襪子,並沒有看到黑影,男孩到了晚上,還是未能逃脫死亡的命運.......

佳視影音DVD購物網2017電影排行榜2017韓劇線上看2017日劇線上看DVD影片專賣店韓劇dvd專賣店台北dvd專賣店美劇DVD專賣店港劇DVD專賣店2017歐美劇線上看2017大陸劇線上看, 2017台劇線上看   2017卡通動漫在線觀看